你的位置:低风险股票配资 > 低风险股票配资 > >万科郁亮,被绑上了股价
热点资讯
低风险股票配资

万科郁亮,被绑上了股价

发布日期:2023-11-15 14:12    点击次数:157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地产行业曾经是职业经理人实现暴富的天堂,年薪千万是标配,高者甚至能达近2亿,但随着大潮落去,高管薪酬直接脚踝斩,万科董事局主席郁亮的薪酬就从千万降到了百万,不仅如此,郁亮以后的奖金还要跟万科股价关联上了。

  来源:市界

  作者 |李   逗

  掌门人的薪酬,跟公司业绩高度相关,这是很多上市公司高管激励的常规做法。然而,万科却玩出了新花样,让董事会主席郁亮和总裁祝九胜的薪酬跟万科股价绑在了一起。

  10月27日,万科公告了一项重要的薪资调整:未来3年,万科董事会主席和总裁的奖金,将在年度净利润指标之上,新增加年度股价变动作为调节系数,对比指标则是公司A股每日复权收盘价的全年平均值。

  也就是说,未来三年,郁亮、总裁祝九胜的现金薪酬与公司股价变化紧密相关。一旦公司股价跌了,郁亮、祝九胜的薪酬也会受到影响。

  这也不是郁亮第一次对自己的薪酬“开刀”,曾经由于主动降薪幅度过大,他还被评为2021年降幅最猛的地产掌门人,那一年,他的年薪猛降到154.7万元,比2020年一下子少了一千多万。

  当下的地产行业,房企高管薪资“被动缩水”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

  而在眼下,不仅是A股市场的股价让郁亮发愁,自10月中旬以来,万科多只债券价格出现下跌,又让这家“活下来”的混合所有制房企笼罩在乌云之中。

  大股东深铁再次力挺

  流动性危机下,房企美元债市场的剧烈波动,早已不足为奇。但少有人料到的是,这股下跌势头会出现在万科的交易中。

  最近两周,万科的境内外部分债券出现了明显异动。

  10月26日,万科多只境外债突发大跳水。其中,于2024年6月到期的4.2%美元债券下跌8.7美分,至75.8美分,降幅明显。

  境内债方面,10月31日, “21万科02”和“20万科08”跌超17% ,引发市场疑虑。

  万科迅速做了官方说明,其于10月31日在互动平台上回复称,“公司基本面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债券异动主要是市场情绪波动所致。”

  然而,这依然没有安抚到资本市场恐慌不安的心情。

  10月31日,万科A盘中股价下探至11.22元/股,几乎回到2015年12月的水平。那时恰逢A股股灾,万科正在经受来自“宝能系”伺机举牌的挑战。

  如今的考验更是不同寻常,和此前的控制权之战不同,如今的万科面临的是生死之战。

  随着房企债务违约的名单不断增加,投资者变得情绪恐慌,而不久前原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的突然离任,更是让市场对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经营有了更多忧虑。

  从事地产债交易的业内人士王珂对‘市界’表示,“目前市场上最受冲击就是这类混合所有制主体的企业,投资者的信心普遍缺失,不过万科是这类主体里比较强的。”

  “能看到整个地产债券市场出现了一个传导链条。先是市场对混合所有制性质的担忧,而后是金地凌克的突然辞任,加剧了市场对职业经理团队的不信任,而后是万科的债券价格下跌,环环相扣。”王珂说道。

  类似的疑虑,也同样萦绕在投资者心中:带有国字头性质的万科,又能受到大股东多大的庇佑?关键时刻,万科的一项重要人事安排,又给市场递上了“定心丸”。

  10月27日,伴随着三季度业绩报的公布,万科对外宣布,担任了万科3年独董的深铁董事长辛杰,出任万科董事会副主席一职。

  “行业面临挑战之际,万科的背后有深铁集团,深铁集团的背后是深圳国资,将始终不渝地全方位支持万科的健康发展。”辛杰表示。

  大股东的表态,似有要和万科同舟共济的决心。自入主万科以来,大股东深铁一直很配合,默默地当个不插手经营的财务投资者,不参与万科的具体经营。但每逢重要的股东大会,深铁管理层都会为万科撑足场面。

  而由深铁委派的董事,担任万科董事会副主席一职,也是万科和大股东之间早就存在的惯例了。3年前,万科董事会副主席一职曾由前深铁集团董事长林茂德担任,直至林茂德从深铁集团退休。

  对于董事会副主席空缺原因,接近万科人士对‘市界’透露,“原本是由辛杰直接从林茂德手中接任副主席一位,但由于两方企业的流程步调不一致,副主席的交接才延期到了现在”。

  如今,顶着副主席头衔的辛杰,又再次为万科增强了一重信用背书。他表示,“投资万科是正确的选择,对万科的认同和支持不会因市场一时的波动而变化,深圳地铁集团将长期持有万科股权。”

  这轮舆论风波之后,11月1日,万科多只美元债价格又出现反弹,其中,于2024年3月到期的美元债,每一美元上涨2美分,创下去年11月以来最大涨幅。

  目前,万科董事会共6位非独立董事,深铁方面委派共有3人,分别为辛杰、黄力平和雷江松,万科方面有郁亮、祝九胜,另一位非独董来自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的胡国斌。

  大股东的支持,让万科在最关键的融资层面享受到不少便利,融资成本甚至低于不少国央企。今年前三季度,万科平均融资成本从2022年的3.73%,进一步压降到了3.64%。

  针对近期外界关注的美元债问题,万科首席财务官韩慧华也曾解释称,“万科上半年在境外完成了150亿元再融资,主动提前进行了融资置换和短债归还,因此年内已无到期境外债务。对于明年到期的3笔美元债,万科也已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奖金罕见和股价挂钩

  相比起大股东的默默支持,股民们对于万科的不满可是“写在了脸上”。万科一向被认为是房地产企业中职业经理人治企的标杆,但当下,万科的股价似乎像断了线的风筝,跌势不止。

  从2021年3月最高32.72元算起,如今万科的股价已跌到了11.33元(10月31日收盘价)。从2023年年初至今来算,万科股价已经跌去超4成,降至6年内新低。

  万科A近三年股价走势。来源/同花顺)

  就在10天前,一位万科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提问,“万科股票创6年新低了,这不仅仅是二级市场原因吧?公司会有增持或进一步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的措施吗?”

  万科方面回应道,“公司一直都很重视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利益,目前股价走势与行业正处于新旧发展模式转变以及行业面临多种挑战有关。”

  不过,想要给亏惨了的股民们提供更多信心,必须有实际行动,郁亮率先提出要拿自己的薪酬“开刀”,到手奖金要和股价捆绑。

  在变幻莫测的A股市场里,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绩效通常会和销售、净利润挂钩,但甚少和股价有直接关系。而在内房股股价走低,且行业景气度持续下降的当下,郁亮此举耐人寻味。

  专注于上市公司研究的岑斌对‘市界’表示,“一般来讲,上市公司管理层绩效都不会和股价挂钩,毕竟股价影响因素太多,万科此举对市场的提振宣传要大于实质性的作用”。

  而回顾过往,万科长期是A股上市公司里高管高薪酬的代表。在王石担任董事会主席时,时常会有年薪千万的情况。在行业景气度不算差的2019年、2020年,郁亮税前薪酬也都是在1200万元以上。

  从薪酬构成来看,万科高管主要分三部分,前两部分是固定薪酬和年度奖金,都属于常见的薪酬组成。但对于第三部分的经济利润奖金制度,则是属于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度的特殊体现。

  高峰期,万科每年的经济利润奖金能达到近20亿元。不过,到了最近两年,随着行业整体盈利空间收窄,万科的经济利润奖金也出现了“不增反降”的局面。

  年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万科提取的经济利润奖金(EP)分别为17.4亿元、19.997亿元、19.05亿元。但到了2021年和2022年,万科经济利润奖金分别只有0.85亿元和-10.63亿元。

  受行业影响,郁亮及万科高管的薪资更是出现了骤降。2021、2022 年度,郁亮即时现金薪酬总额(税前)分别为144.9万元、393.5万元;祝九胜的税前报酬,也从2020年的超1100万元,到2021年降至592.7万元,2022年度则为582.9万元。

  如今,在加入股价变化调节机制后,郁亮、祝九胜的薪资将和股价进行捆绑。但眼下,股价低迷,并不是万科个体面临的问题,而是地产企业整体面临的问题。

  截至11月1日收盘,目前市值超过千亿的A股房企上市公司中,万科A以1351亿的市值,成为A股地产板块中的第一名,相比年初紧随其后的是保利发展市值1305亿、招商蛇口市值989亿。

  高管“荷包”普遍缩水

  比起在狂降薪资方面很有魄力的郁亮,更多地产高管在这轮风暴中是战战兢兢的。短短三四年间,地产高管们的境遇已是天翻地覆。

  行业发展高速期,地产老板对于高管们出手向来阔绰,往往通过股权激励、高薪等手段将职业经理人与公司利益绑定。其中,员工跟投机制作为强有力的“打鸡血”手段,帮助他们迅速实现了财富积累。

  曾在TOP20房企工作过的高管陈飞还记得,跟投制度最火热的时候,正是公司上上下下员工们最有干劲儿的时候,“当时要求营销的所有同事都必须跟投,经理、高级经理级别的每个项目至少得投入8-10万,大家也真的会愿意投。”

  跟投资金的注入,相当于给项目提供现金流支持,缓解了房企的自有资金压力。而在市场向上期,跟投几乎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也正是由于跟投制度的存在,对公司拿地销售都造成了强有力的约束,“因为亏损和收益都是自己的,我们拿地时候的测算和可研,谨慎客观了很多”,陈飞说道。

  然而,形势不由人。2021年后,市场形势急转直下,跟投“只赚不赔”不再成为常态。“当时我们做的都是大盘,首期地块还挣钱了。但老板算账是按照整盘计算的,后面随着市场下行,就赔了。”

  如今,陈飞的大部分同事已经默默选择了以6-7折的价格,把跟投的钱抵了房子,割肉离场。而这也是不少职业经理人的缩影。

  由万科开创的员工跟投制度,曾经催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房企“亿万富翁”养成计划,被各大房企争相效仿。

  市场红火的时候,跟投的高管们往往能达到绝大多数普通打工人难以企及的财富。但现在,房企“躺着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高管降薪成为普遍大势。

  不仅员工跟投制度失去了最初的意义,房企高管的薪酬下滑乃至减半的企业比比皆是,其中也包含了多位曾被戏称为“打工皇帝”的高管。

  比如,碧桂园总裁莫斌2022年薪资为957.8万元,对比2021年1.92亿元年薪,降幅达95%;原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2022年年薪481万元,较2021年696万元减少了215万元。

  如今,属于房企跟投机制的黄金时代早已远去。由于项目出现盈利困难时无法及时退出,跟投制度也不再被房企推崇,多家房企如金地集团,也在不久前宣布不再延用员工跟投计划。

  不过,万科在项目跟投制度上并没有完全放弃。尽管房企早已不再推崇员工跟投计划,但万科依然在不断探索,并希望不断完善之。

  过去两年,万科不断对项目跟投制度进行迭代,包括对跟投人员、权益比例、资金来源等细则进行调整,并宣布取消劣后机制的规定。

  ‘市界’了解到,相较去年的版本,主要变化在进一步细化了住宅开发销售类项目的跟投范围,同时引入了“模拟清算”这一模式,并明确满足“可销售物业的最后一期已交付”等条件下方可实现跟投退出。

  据万科方面介绍,此前的跟投制度更符合即售项目的业务周期,如今伴随行业发展阶段的变化,目前新获取项目中综合住区项目增多,经营性资产占比增大,原有跟投制度的部分条款不再适用于新的业务发展模式。

  如今,房地产行业进入缩表时期已是不争的事实,房企老板和高管们的压力如影随形。地产寒冬结束未有期,留给所有地产商的时间都已经不多,他们必须想尽办法和债务赛跑。

  (陈飞、王珂均为化名。)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日本央行或终结超宽松政策 全球负收益率债券有望退出舞台